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工信部专家看好移动获固网牌照为民营资本打

时间:2018-11-24 17:45:45|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工信部专家看好移动获固牌照:为民营资本打开方便之门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规划研究院 吕新杰

近日,有关中移动申请获得固(宽带)牌照的报道不断见诸报端,这自然引发了人们对一系列相关问题的讨论。有观点认为,中移动的市场占有率已达50%以上,比国际的垄断标准42%还高出不少。因此,中移动不应获得固(宽带)牌照,以免使其垄断地位进一步强化;固业务的利润已经很低,新进入者还要支付高昂的额外成本,难免徒劳无功。笔者以为,倘若中移动最终能够如愿以偿,无疑将有利于中移动更便捷地进军固定宽带市场,并可能使移动通信市场的竞争行为更为规范。进一步说,希望由此推动宽带骨干运营商数量增加,以形成宽带发展的良性机制,并希望能够为民营资本经营宽带业务打开方便之门,这样中移动申请固牌照带来的意义将更为深远。

中移动获得牌照将有利于降低其宽带发展成本, 端正其移动通信市场经营行为

虽然第三次电信重组明确提出中移动具有全业务经营能力,但2009年年初工信部颁发的中移动业务经营许可却规定中移动只有权经营与TD-SCDMA有关的络接入业务;与TD-SCDMA无关的络接入业务,中移动只能授权铁通公司进行经营。移动公司可以授权铁通公司经营固定宽带业务,但这绝不等同于自己拥有经营权。铁通只是移动的全资子公司,并具备独立的法人资格,和分公司还是有很大区别的。省一级的移动分公司和当地的铁通公司还是合作关系,并没有行政上的隶属关系,这样双方合作就会产生大量的交易成本。尽管移动公司确定了和铁通公司合作发展固定宽带的模式由铁通公司来建设城域传送和有线接入,然后移动公司再通过租赁的形式租赁其络来拓展宽带业务,由此支付的租赁费比移动公司自建络提取的折旧费要高很多。

这样的政策不仅不利于中移动固定宽带市场的拓展,也会对其移动通信市场的经营行为产生影响:既然我们的宽带市场份额很小,既然我们无法有效切入竞争对手的优势领域,那么我们必须把移动通信市场这块蛋糕拼命做大。于是,某些地区就会出现阻止对手发展移动个人客户的不正当市场竞争行为。

倘若固(宽带)牌照政策有所调整,中移动能实现真正的全业务经营获得有线宽带接入业务许可,就能够有效、低成本地切入竞争对手的优势领域。在盈利点和经营重心有所转移之后,中移动在移动通信市场的竞争有望更规范。

增加宽带骨干运营商的数量,有利于构建宽带发展的良性机制

目前,我国固定宽带市场基本上是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主导,两家公司分别在南方21省份和北方10省份拓展业务,向对方区域市场的进入还很不充分。歌华有线、长城宽带、中电飞华等小型接入商要依靠租用主导运营商的骨干资源来发展宽带业务。如果中移动获得固(宽带)牌照,可能使上述局面有所改变,从而使宽带骨干运营商数量进一步增加,这有利于宽带市场的充分竞争,而充分竞争的市场格局是宽带提速降价良性机制的根本保证。

有的专家建议通过实行业分离来发展宽带,即建立国家层面的整体络,同时在服务层面引入企业竞争。这种观点值得商榷。业分离存在的问题就是在络层面难以保证不形成新的垄断,难以保证在没有竞争的情况下形成合理的接入价格机制,难以保证形成不断降低成本和收费的动力,从而也就难以保证形成提速降价的良性机制。业分离的拥护者或许会以重复建设的理由来反对增加骨干运营商的数量,但相对于市场垄断所形成的高额垄断成本或者宽带消费者的低满意度来说,宽带发展的重复建设成本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民营资本有意愿也有能力参与宽带络建设和业务发展

相比国有资本,民营资本在经营过程中拥有的高效率已毋庸置疑,现在对民营资本参与宽带络建设的质疑主要基于以下观点:宽带建设是不赚钱的行业,光靠企业是不行的,必须政府投入;正因为骨干建设是资金技术密集、回报率稳定的业务,所以民营资本没有意愿或能力参与。对于这样的观点,笔者的看法是,比照其他国家的做法,国家对宽带发展进行部分投资无可厚非,至于宽带建设不赚钱进而民营资本没有意愿或能力参与骨干建设的说法值得商榷。

宽带建设的效益可以分为直接效益和间接效益。由于络投入以及后期维护的成本巨大,短期内仅凭宽带接入带来的直接收入可能无法弥补,直接效益不佳的观点可以接受。但若论及间接效益或者综合效益,情况就不同了:有了固定宽带,运营商可以将其同固话、以及其他业务一起捆绑进而增加收入和挽留客户,实乃市场竞争的一大利器,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移动一直在呼吁希望能够得到固定宽带接入的经营资格

工信部专家看好移动获固网牌照为民营资本打

。有了骨干络,互联企业可以减少巨大的络租赁成本,更方便地开展自有业务,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前一段时间会传出腾讯公司自建骨干通信的消息。而且,通过加大宽带应用的开发力度等途径,肯定可以找到使宽带建设有利可图的方法。

基于上述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因为有利可图,所以民营资本没有意愿进行骨干建设的观点也就不成立了。从有关权威统计数据来看,民间有大量的资本沉积,也不存在没有能力的问题,而且倘若单个资本的力量有限,完全可以进行资本联合来投资建设骨干络。所以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如何在宽带建设领域切实落实鼓励和引导民营经济发展的新36条并出台相应实施细则,为大量的民营资本打开投资的新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