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韦乐平体制是传送网引入SDN最大阻碍

时间:2018-11-24 17:06:58|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韦乐平:体制是传送引入SDN最大阻碍

C114讯 4月24日消息(张海龙)随着业务类型不断丰富,电信行业量收差增大,络的灵活配置、降低运维成本成为了电信运营商不得不考虑的问题。而SDN的引入使电信络看到了新的希望。

目前,路由、交换等均已开始SDN的引入,但这些对于传送络性能的提升来说,性能并未提升太多。工信部科技委常务副主任韦乐平就认为,只有将SDN引入到传送中才能体现出SDN的价值,才是真正的全SDN

韦乐平体制是传送网引入SDN最大阻碍

,这对传统络的改变,远比在路由器等边边角角上引入SDN要深入许多。将传送纳入使得SDN真正具备跨层的全视野,实现从L0/L2/L3的全统一资源优化;同时,集中管控便于掌握全的拓扑和流量,通过软件实施带宽和电路资源的快速调度,不仅可最佳地利用全带宽资源、缩短收敛速度、减低时延、确保路由和性能的可预测。而且有利于突破多层络管理和内部体制障碍和多厂家环境的外部壁垒所形成的信息割裂,推进传送架构的开放,提高络利用效率、降低络运营成本等。韦乐平称,预计SDN/NFV能降低%的TCO,%的OAM。

虽然,将SDN引入到传送中具有众多好处,但受制于体制以及厂商设备问题,SDN的引入并不顺利。韦乐平称,由于各个厂商提供的设备仍具一定封闭特性,各设备间的互通,运营商内部体制问题,都使得SDN引入仍存问题。

此外,韦乐平表示,传送引入SDN在集中管控、成本、适应性等方面充满挑战,如全集中管控导致络生存性、安全性、可扩展性较差,管理成本较高,需要维护一个庞大的中央数据库,涉及成千上万台不同厂商,不同版本设备的统一集中管控,其难度和风险难以预计;高速传送物理层成本主要是光层,其IT化对于成本受限于光层的传送带来的好处相对有限;为适应多种应用场景,需要系统的传输距离和容量 具有很宽的适应性,导致初期的设备高配置,部分抵消了SDN成本的节约优势。

此外,多种传送体制(SDH/OTN/WDM)的复杂性,SDN与PCE两条技术路线使得演进和融合具有不定性。相较于SDN,目前电信广泛采取的PCE架构更成熟,而且还支持电路交换,采用集中通道计算和分布式通道控制混合部署模式,吞吐量大,响应快,开销大但代码量少,但其开放性和扩展性较差。如何将SDN与PCE融合也成为了目前络演进的一大难题。

据韦乐平介绍,传送SDN化的演进可能通过SDN集成OTN与ROADM,建立策略驱动的自动化SDN/NFV环境,SDN集成光层和IP层等方式实现。

其实,早在SDN出现前,电信业也在控制、交换、转发、传送的分离及集中管理进行了不断探索。

在核心,NGN的SS/IMS就是硬件分散,业务控制和业务逻辑集中,业务与呼叫控制分离,呼叫控制和承载分离,降低了业务和络的耦合度。

在承载,MPLS就实现了路由控制面与数据转发面的分离,允许使用单一的MPLS转发机制,对多种服务和业务类型进行配置和隔离。

在传送,ASON就实现了控制与传送分离以及物理层自动控制,但控制机制退回到了分布式控制,PCE采用集中路由技术,但通道控制还是分布式。